关灯
护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优秀的军人,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监狱生活,把你身上的军人血性都磨灭了吗

  外敌入侵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

  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少将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佣兵来华夏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国外势力得逞。

  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只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华夏国的颜面少将掷地有声。

  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

  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少将凝重的点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相片,陈六合一扫,顿时乐了起来,再次打量了一眼苏婉玥,才道呵,看来你们家惹上的仇人来头不小啊,连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佣兵团都请动了,没有一千万美金都不可能让血狼这几个家伙踏足华夏大地,啧啧,真是下了血本。

  苏婉玥眉头深凝,有些厌恶陈六合那幸灾乐祸的调侃,她冷声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耽误我们宝贵时间

  陈六合没有搭理她,而是说道谈谈条件吧。

  完成这次任务,我们让你重获自由。少将沉声说道。

  陈六合神情一怔,旋即对监狱长笑道老唐,把我进监狱时上交的东西还给我吧,哥们该自由了。

  好。监狱长咧嘴一笑,马上令人去拿,从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

  陈六合的行头很少,就是一套普通的单衣,还有一把如月牙一般形状怪异的利刃。

  你什么也不问,就不怕我骗你少将有些好奇。

  陈六合淡淡一笑你们不敢,除非你们南都军区的那几个老头儿不怕我去把他们最稀罕的飞机大炮给拆了。

  需要什么支援什么武器能满足的我们无条件满足。少将说道。

  陈六合摆摆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月牙刀,笑着不用了,血狼这几个小崽子罢了,等他们知道是我去了,如果能够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他们长了本事。

  看着吊儿郎当的陈六合驱车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苏婉玥不放心的问道他他真的能行

  婉玥,国之重器可不是随便喊喊的,相信他吧。少将说道,心中亦是没底。

  刘叔叔,我很好奇,他当初为什么要去血洗那皇室神社酿下如此弥天大祸。苏婉玥有些好奇。

  少将似乎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在他出事后对他弃之不顾、不闻不问,选择明哲保身的女人

  自古红颜多祸水,可恨、可气、又可悲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