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沈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刚停好车,正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只是觉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平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即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开始洗菜。

  沈清舞似乎发现了陈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小声道哥,苦也不苦。

  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

  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

  不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现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

  陈六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顿,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亲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

  秦若涵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六合那张似乎永远挂着懒散的面孔,道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了,我所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了,最终直觉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帮我。

  陈六合嗤笑了一声直觉那玩意值几个钱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能帮你而不是你拉着我陪你一块去死

  秦若涵娇躯一颤,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陈六合笑了笑,这句话倒是没让他去反驳什么,而是说道先把你的事情说给我听听,然后再看我能不能做一次活雷锋。

  闻言,秦若涵的脸色一喜,把眼眶中的雾气生生的收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有人要对我图谋不轨,为了达到目的,甚至连狙击手都请了,跟你猜测的一样,他们并不是想要我小命,摆出那么大的阵仗只是想吓唬我而已。

  这件事情要从我父亲说起,我家里虽然不算巨富,但在杭城,也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有钱人家了,去年,家父开了个娱乐会所,生意很好,但没多久,就被黑势力给盯上了,威逼利诱恐吓家父让出会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说到这里,秦若涵的脸上出现了悲痛那会所耗费了家父所有的精力和财力,我父亲当然不会白白让出去,更不会向那些恶势力低头,可过了没几天,我父亲就死在了一场车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共3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