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被踹爬在桌子底下的秦若涵了,她只听到了几声枪响和惨叫,等她惊恐抬头看着包间内狼藉场面时,已经惊得脑子空白,她根本想象不到那六名壮汉是怎么被陈六合解决的,再反观陈六合,完好无损。

  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远远超出了秦若涵的认知范围。

  陈六合闲庭信步的来到张永福的身前,用枪轻轻顶在对方的脑门上,脸上挂着一层不变的笑容张老大,怎么样我说你的船会撞沉吧,现在信了

  张永福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着陈六合,脑门都流出了冷汗,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还是人吗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身手

  这时候,陈六合若有若无的扫了眼落地窗外的一栋高楼之上,他对张永福道张老大,是不是该让对面楼顶的那位兄弟歇歇了端着把狙击枪在上面待了几个小时,真不嫌累这闷热的天小心中暑。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张永福目瞪口呆,心中被恐惧蔓延,这是他以防万一的一张底牌,没想到就这样被陈六合直接翻开。

  没有几分本事,我哪敢来赴你张老大的宴陈六合淡淡道,手枪在张永福的脑门上顶了顶。

  张永福神情一颤,连忙抬起手掌对着落地窗外的那栋高楼挥了挥,同时,他的眼神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凝,他这可不是撤退手势,而是射击手势。

  可还不等那狙击手射击,陈六合就猛的把张永福提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他拽着张永福的头发,手枪顶着张永福的脖颈,眼神无比冰冷的眺望而出,仿佛能穿透数百米的距离,直接扫视在那狙击手身上一样,让得那名狙击手手掌都是一抖,差点没握住手中的狙击枪。

  他知道,这么远的距离下,对方是决不能看到自己,可他就是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恐慌,那种冷冰冰的眼神,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让他竟然觉得手指麻木,没有扣下扳机的勇气。

  张老大,拿你的命来跟我玩心眼,你玩得起吗陈六合的声音中透漏着丝丝凉意,竟让张永福浑身发寒。

  我们不妨打个赌,看看是他的狙击枪快还是我的速度快。陈六合冷笑。

  张永福冷汗直流,心中填满了恐惧,他干笑道陈老弟,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么紧张。说着话,他连忙再次抬手挥了挥,这次真的是撤退手势,他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做赌注。

  等那名狙击手消失在楼顶后,陈六合才松开了张永福,手掌几个简单的翻动,手中的手枪就被拆成了一堆零件。

  张老大也不必紧张,我刚才也是在跟你开个玩笑。陈六合满脸玩味,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秦若涵满脸惊疑的望着陈六合,内心的波动不亚于巨浪翻滚,久久不能平静,她真的不知道她从大街上捡了一个什么样的变 态回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